IM电竞app-im真人电子体育
>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青春励志故事张钰哲:追星不移

  1934年,中国第一座现代天文台--紫金山天文台建成,张钰哲被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聘为特约研究员。1937年抗战爆发后,他携带多年搜集的全部图书资料随中央大学西迁重庆。

  早在1937年初,张钰哲就成功地对此作出了预测,日食带将经过甘肃、陕西、湖北,最后从福建北部入海。不久,英国格林威治天文台也证实了他的预测。这次日全食,是当时罕见的天文奇观。

  1941年,这条日食带覆盖的大部分地区,已沦为日占区,各国天文学家也纷纷取消了来华观测的计划,这个重大的历史责任,便落到了中国同行的肩上。

  这是中国进行的第一次有组织的现代日食观测。以张钰哲为队长的中国日食观测队,将地点选在了甘肃临洮。观测队从昆明出发,行期42天,途经3000公里,沿途遭遇了日军的多次空袭,所幸无人员伤亡。

  最终,观测队拍摄到中国境内中国天文学家自拍的第一张日全食照片和第一部日全食彩色影片。这是首次在我国境内利用现代天文仪器进行的日全食科学观测。观测完成后,他们除提出科学研究论文和报告外,1941年10月,张钰哲在兰州举行日全食展览,1942年在美国《大众天文学》(P.A.)期刊上发表了《在日本轰炸机阴影下的日食观测》。文章在介绍中国天文学家艰苦工作的同时,还向全世界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者的侵略罪行。

  1945年,一个留学法国的哲学博士,声称用八卦占卜发现了第十大行星--木王星,时任民国宣传部长的张道藩还在《中央日报》上撰文鼓吹,引发了舆论界一阵热捧。

  很快,一篇题为《你知道行星是怎样发现的吗?》的文章在《大公报》发表,向“用八卦发现木王星”的伪科学进行驳斥和抨击,各种追捧谬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1948年11月,中央研究院有些机构撤往台湾,张钰哲与天文研究所部分人员暂迁上海迎接解放。1949年9月,他返回南京,积极参与紫金山天文台的重建工作。1950年5月20日,张钰哲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

  此后,张钰哲除了忙碌于领导发展紫金山天文台和全国的天文工作以外,同时坚持天文观测和计算工作。当时使用15厘米的折光望远镜拍摄小行星,每照一张,曝光20分钟。南京的晴夜多在冬天,且是越冷越晴。寒夜里长时间露天导星,往往又冷又倦。张钰哲虽是台长、导师、长者,但他从来都是和他的学生张家祥等轮流导星,一人一片,一观测往往就是通宵。人几乎冻僵了,钢笔水也冻住了,只能用铅笔来记录。对此,张钰哲常说:不知者以为苦,知之者以为乐也。

  经过近40年的观测研究,张钰哲开创的对小行星、彗星的探索,取得了丰硕成果。他和他领导的紫金山天文台行星室共拍摄小行星、彗星底片8600多张,获得有价值的精确位置数据9300多个,发现了1000余颗新小行星,并计算了它们的轨道。其中有100多颗小行星和3颗紫金山彗星获得了国际永久编号和命名权。

  1978年,《国际小行星通报》宣布:为纪念张钰哲在天文学上的杰出贡献,哈佛大学天文台将1976年10月23日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张”,编号为第2051号。

  1986年7月21日,84岁的张钰哲在南京逝世。遵照他的遗愿,他的骨灰深埋在紫金山天文台内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地面上没有任何标记。(中国青年网记者朱琪红编写)

  张钰哲虽已离人世,但他发现的“中华”和以他的姓命名的“张”星,仍在遥远的天际不息地绕着太阳运转。两颗星就如同他的眼睛,在浩茫的宇宙空间深情地凝视着美丽的祖国。

  2010年8月2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批准了由我国科学家利用绕月探测工程全月面影像数据首次申报的月球地理实体命名,将月面三个撞击坑分别命名为蔡伦、毕昇和张钰哲,实现了我国月球探测工程科学应用成果在月球地理实体命名上零的突破。

标签: ─励志故事  

  • 关注微信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Copyright ©2017-2021 IM电竞app-im真人电子体育【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IM电竞app,im真人电子体育